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经寰博客 唯美的玩童

版画 水墨 书法 古体诗 形式美学理论原创 ipad版画

 
 
 

日志

 
 
关于我

早年考进中央工艺美院(今清华美院)。后从黄永玉学版画4年。现任教授,中国美协会员,辽宁版画学会副会长,大连美协顾问。参加多次全国美展、版展,获上述奖5次与鲁迅版画奖章,参加国际版展30余次,获日本美国金奖。国外个展6次。中国美术馆大英博物馆等国内外公共收藏290幅。发表论文60篇画册5本及我国第一本形式美学专著《视觉形式美学》。日本出版五种文字单行本《平顶山的中秋》,日本《版画艺术》连载作品4年,韩国《世界现代版画》刊7幅。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务院政府津贴省突贡专家等荣誉,任省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等职。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视觉形式美学》的通讯  

2013-05-12 11:1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视觉形式美学》的通讯

尊敬的 L Y D 博士:

      您的话我感到十分真诚恳切,令我感动不已,实在是一位真正学者的风度!谢谢您的信使我如释重负。我也是一个真正的人。我一生50多年劳作,夙兴夜寐,备尝艰辛,只是为了追求真理而活着。在近日为编辑画册,整理2013年的简历时我写道“经寰自谓:我的版画、国画、书法不过是这篇论文和书本的插图。学我知我者其察之!”并把这一段念给孩子们听,使他们知道老爸一世追求的价值所在。他们也深深地理解。 

      原来,我先是出于兴趣画画,后来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要全力揭开一个谜底:美的起源、本质和规律是什么?于是读书,钻研朱光潜先生的《西方美学史》、普列汉诺夫…,并探索、实验、寻找,终于找不到我满意的结论!后来我逐渐明白了,其原因之一大概和美学家多不是美术家出身有关系。后来得到了您的文章的证实。       

      在美学史上留下影响的荷加斯是个例外,但他生在18世纪,没有赶上辩证法 、现代心理学和现代形式主义艺术史这三个研究的基本条件,——甚至到了马克思也还没有完备,所以荷加斯不能进行真正的“美的分析”,只能叙说感性经验,留下了一根无解的“美的线条”。甚至连马克思也问道“究竟什么是'美的线条' ?"       

       只有视听直感才是美的本源。一般美学家谁能把抽象画或交响乐用文字加以“详尽入微“地解读呢?可能因为专业技巧的隔膜,这是不可能的。我是有幸兼具专业和理论二者的,能对美的技巧—形式美进行马克思要求的“详尽入微地分析”,在书中我曾把一根线条分解为六种元素并用我的手绘的12个正反图解加以说明,这一点美学家难为;又能较熟练地运用辩证法解读黄金律和现代黄金律优选法),扩大了它的应用范畴,揭示了它的普适的美学价值,并找到美的本质——形式美的两种经典图式:偏心涡状线(俯视图)和S线(侧视图),最后统一到立体螺旋体上来(美的元型),这一点画家难为。将以上微观、宏观二者结合,通过论文《形式美之根—怎样回答马克思…》,我对马克思“美学三问”进行了科学分析和较为完整的解答,最后我自信我找到了美的真理,超越了荷加斯的历史局限。 结论是:1  美原发于自然的静力(重力)和动力的对立统一,衍生为生物的快感和人类的审美;2  客观自在的美的本质在于审美对象形式构成的数字比例,主观自为的审美主体具有共性接受的机制,也有个性选择的能力;3  美的规律是:——常态美符合或接近黄金律,变态美偏离或颠覆黄金律——黄金律就是用眼睛可以看到或用耳朵可以听到的辩证法;4 美的风格按黄金律可概分为三种:均衡比—崇高美,神皇威仪,从者寡欲;黄金比—优美(我国画家占八成以上),辩证优选,天人同律;偏侧比—浪漫美,亦幻亦奇,旧破新立。

       现在网上流传的《版画家赵经寰书画构成论》是浅薄的,只是从14年前的旧作《形式美学入门》中割裂地摘取资料,在技法层面将拙著误置于各家之首,完全没有考虑到学术体系。今后十几年拙文《形式美之根...》和《视觉形式美学》则可能在美学层面经受更加严格的检验。

    但我如果没有您的发现、支持和鼓励,也将不能达到美学的层面。使我感到幸运的是,您是中国第一部《视觉美学史》的作者,又和《美术》有着长期亲缘关系。您的非凡业绩更令我亲近又敬佩。您的评价是最为切实而宝贵的,是他人所不能的。您说:“您将辩证法与形式规律结合起来,的确是形式美学的一个创建,非常值得大家关注!”,“是最全面、最深入的”,“有您这样一直致力于形式美学研究的先生,推动了美学研究”,给我很大的鼓舞。

     我不必再担心青年会把我的书看成单纯技法书,美学家会轻视它徒有“形式”,或只是“边缘学科”。我的书实际上正是抓住了“形式美”(康德称之为“纯粹美”)这个美学本质对传统和现代艺术规律进行的形式美学方式的总结并提出了一个个人的、暂时看来是一个形式美学的科学的辨证体系。至少在目前中国也许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或历史意义的。因为它毕竟是第一本国人的原创体系,没有一点模仿的痕迹。当然还有缺点,有许多待改进的地方,特别是书中还没有我晚出的这篇重要论文和您的批评,最为遗憾。请别忘记您曾答应我,要为四年后的第三版写一篇序言呀,那将使拙著蓬荜生辉。

    我的以上陈说是否客观公允,还要请您严格把学术关,进行直言不讳地批评,这样才有益于我的自我认知,在再版时能有所改进,有益于学术,也使我活得更真实。

    ——不曾想,这不幸的话题一转,在这小小方格子里竟写下了一片小论文了。在真诚的学者面前我是坦诚而直率的。见笑了!以后上北京一定再向您请教。                 

                                                                                   老朽七十九岁  赵经寰 2013,5,12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