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经寰博客 唯美的玩童

版画 水墨 书法 古体诗 形式美学理论原创 ipad版画

 
 
 

日志

 
 
关于我

早年考进中央工艺美院(今清华美院)。后从黄永玉学版画4年。现任教授,中国美协会员,辽宁版画学会副会长,大连美协顾问。参加多次全国美展、版展,获上述奖5次与鲁迅版画奖章,参加国际版展30余次,获日本美国金奖。国外个展6次。中国美术馆大英博物馆等国内外公共收藏290幅。发表论文60篇画册5本及我国第一本形式美学专著《视觉形式美学》。日本出版五种文字单行本《平顶山的中秋》,日本《版画艺术》连载作品4年,韩国《世界现代版画》刊7幅。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务院政府津贴省突贡专家等荣誉,任省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等职。

网易考拉推荐

《赵经寰书画卷—— 形式美学的探索和创建》自序  

2013-09-29 15:0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综合卷自序,定稿

     赵经寰自序:伴随形式美学探索的书画艺术               

 

在少年时代,我深受父亲的书法藏珍集《蓄芳》的影响,敬慕其书法大字宽博舒展,小楷工整精美,常人难以企及。我四年级开始学书于柳、颜,遍临《玄秘塔》和《多宝塔》,作文则必书毛笔小楷。后以《兰亭序》为主转学多家。今人则尊崇郭沫若、鲁迅、徐悲鸿、李可染等个性书家。历尽多年的学习探索,逐渐形成了我的常用“书信体”和“艺术书法”两种基本样式。理论有《视觉形式美学》的书论部分和论文《艺术生态和中国书法艺术之比较研究》(载《现代书法》19973期)等。  

在书法探索中,我发现在标准楷书“三”字的写法中,三横的长短比例合于3 : 2 : 5 的黄金比,“聿”字五横的长短比例合于3 : 8 : 3 : 2 : 5 的黄金比,这些比例都属于“费伯纳契数列”的基础数码,我称之为“形式美密码”。“三”和“聿”字,在甲骨文和金文中,“三”的三横等长,“聿”字像用手执笔,长短随形。自汉代隶书以来在“审美法则”潜规则的淘选下,“三”字和“聿”字结构改变,并定型为这种终极的美学定式。这不仅是个案,而且是书法的普遍规律,具有普适的形式美学价值。拙著列举了许多经典书法图谱加以印证,又通过我对中西绘画实践的经验与三百多张图片的反复验证,更使我确信无疑。我将“三”字和“聿”字称为“书法美学的经典图式”,成为一个重要的形式美学结论。

推而广之,我把“线、黑白、色彩、构图” 都做了同样分析处理。例如我把黑白要素分为五种:1 形状;2 面积;3 深浅;4虚实;5 肌理 ,再将这五要素各分为五个层次,结论是:把五个层次按黄金比配置最佳。最后则指向了自然美、建筑与雕刻、设计、西文书体、中西绘画、格律诗与音乐……等全部视听艺术。在听觉艺术方面,我首次把五七言格律诗的平仄律转换为平面设计图案,在白黑轻重的数字化节奏的平面交替中发现黄金律在格律诗中的普遍规律,并进一步证明了音乐的旋律与和声也与此同理。这样,就最大限度地扩展了黄金律的涵盖范围,打破了前人只把黄金律用于线段和面积划分的狭隘局限,这是我的一个重大突破。至此,我认定,黄金律就是艺术的哲学方法论,并且发表了一篇论文《黄金律与形式美法则》(载《美苑》19873 期,人民大学《造型艺术研究复印资料》198712期头篇转载),在此文中,我证明了黄金律的全部特征正是辩证法的三条定律,并确定了形式美经典图式——偏心涡状线(俯视图)和S线(侧视图),以及(在后来论文中补充的)二者的三维结构——螺旋体模型(美的原型),构成了较完美的“赵经寰形式美学模型”,囊括了我的全部美学思想,含格式塔心理学支持的主客观统一的美学观。于是我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黄金律就是眼睛可以看到(或耳朵可以听到)的形象的辩证法”。由一个哲学通理——毕达哥拉斯的一个古老的数字之谜中,当代美国数学家基弗曾创建现代黄金律“优选法”,为现代实用科学做出了贡献,并启示了一个中国画家开发创建了形式美学的独立体系和美学模型,可能为美学建设做出基础性贡献。

于是我在《美术大观》发表了十期连载的《形式美学入门》,又出版了《形式美学入门》单行本(辽美版1988)和《视觉形式美学》(川美版2012)共三个版本。《形式美学入门》单行本是中国第一本形式美学专著,初版14年来,可以说是独领风骚,影响广泛,被学界广泛引用,网上还有《赵经寰书画构成论》,将古今中外名家论点屈尊列于拙著之下,将本书推为“构成论”之首。各网站纷纷转载,影响所及,又被教育部列为高校理论、创作、设计三门主课的推荐教材。著名画家、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先生为《视觉形式美学》写了序言,评价说“这是一本学用兼善、跨学科的著作,对美术工作者会大有裨益,特别是对青年美术学人而言,在学习美术的过程中更是一本必读的好书。”作为原创作者我深受鼓舞。

著名美学家、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美学》执行主编刘悦笛先生曾在《中国美学三十年:问题和反思》(《文史哲》20096 期)一文中 ,他说:“当代中国美学还有一个缺失,就是对艺术哲学的领域关注还不够”,“如何(从文学)回到艺术,特别是回到视觉艺术(欧美的美学更多关心的就是这类艺术),来进行新的美学思考,也成了未来中国美学所要努力的方向。”无独有偶,此前,在1980年代初,吴冠中先生也曾在一场关于“形式美”的大辩论中,大声疾呼“形式美是美术学院的主食。形式美是美术教育的主要内容”。这是美术理论界在改革开放后发出的第一个先声。但是作为形式美的根本——艺术哲学或视觉美学的基础框架研究还没有起步,一切都无法落实。因此当刘悦笛看到拙著的新版本和论文《形式美之根——如何回答马克思的形式美三问》草稿后,就曾热情地评价说:“感谢您对形式美学的贡献,并感谢赐予这样重要的大作。您将辩证法与形式规律结合起来,的确是对形式美学的一个创建,非常值得大家关注!!!”,他说拙著“是最全面、最深入的,有您这样一直致力于形式美学研究的先生,推动了美学研究。相信您这本重要的力作一定会再版的,如能再出第三版,一定会写个小序给您,以推介您在视觉形式美学方面的重要成就!”刘悦迪博士身为世界美学协会五位总执委之一,享誉中外,又著有《视觉美学史》,在视觉形式的研究上居高临下,他能在形式美学创建的意义上作如此评价,使我50年的辛劳得到了慰藉,影响也也将更为深远。我将为建设一个更完美的“数字化形式美学体系和美学模型”而继续努力。(代表性论文《形式美之根——如何回答马克思的形式美三问》将在《文史哲》2014年第一第二期连载)。 

 

理论探索是和我的书画学习与探索同步思考同步进行的,想不断求得美的真理,提高艺术水平,内心里仍然想当个画家。当初,我不安心在中学当美术教师,一心想考大学,1957年反右时因而造成冤案受挫,时年22岁。此后历尽坎坷,艰苦奋斗,自强不息。

在入门时,我以于非闇的《怎样画工笔花鸟画》《齐白石画法研究》《黄宾虹画语录》和傅抱石的《山水人物技法》等为教材,多方探索,初步掌握了中国画笔墨的特征。同时我按照列宾美院的教材和苏联画册学习掌握了素描和色彩的理论和技法,补上了美院的基础课。后来我转向版画,以黄永玉先生为师,在先生的爱护教导下,四年多我学会了他的浪漫风格以及西洋的和民族的两种技巧,这在我一生的创作中产生了重大影响,我的代表作《平顶山的中秋》大型木刻组画,还保留着黄先生的独特风格和西洋刀法的深刻影响,在《壁画风格系列》中则明显是他的民族风格的遗绪,无疑,我的国画基础成了我学习黄永玉进行版画民族化尝试的源头之一。我也搞些人物、山水、花鸟以及书法篆刻的习作,时作时辍,互相补益,但从不停止或懈怠。在版画创作后期,为了参加国际展,我专做水墨式木刻,画了许多动物水墨画。直到我的晚年,我仍然尊崇黄永玉转向水墨画后中西结合大胆创新的思想和非凡的贡献。我从黄永玉大师那里承受到的实在太多,那些用荣宝斋信笺书写的温润的小楷,那些我摹刻过的老师惠赠给我的《花》等精美原作,那些在我的木刻中所标记的例如单线复线方线曲线的修改,那些我收集并装订成册的几乎是老师全部的画作,还有在那中西合璧的杰作《春潮》里抛飞在天际的阳刻曲线,在反复旋转时所展现的美妙绝伦……,都永远活在学生“天石”(当时笔名)的记忆中,终身感念不忘。

这种中西互进、画种多元的学习和创作方法,加强了我对艺术经验的总体把握和理论感悟的系统认知。所以我常有论文发表,如《论绘画肌理美》(美术198511期)等论文,实际上也是我进行形式美学研究的部分成果,我广泛涉猎国画、油画、版画艺术的纯形式课题,把各种材料和制作工艺所形成的肌理如皴法、笔触、刀法等,视为绘画形式美要素,并用辩证法进行分析综合,提升为普遍规律。文章在八五新潮时发表,产生过广泛影响,湖南就此出版了《绘画技法与肌理》丛书,吉林《中国当代美术家画语类编》临时开辟了论肌理专栏,各学院各专业普遍开展了肌理创新实验。齐凤阁教授评价说“该论文在理论上提出了一个新的范畴,在学术上具有开拓意义。在艺术实践上“肌理美”的提出与讨论,拓展了许多美术家的探索空间,甚至改变着作品的面貌,助推了中国美术在视觉形态上的变革”,周济祥先生评价说“先生是一位在全国范围有重大影响的绘画肌理美的理论家和版画家”(见附录)专家的鼓励增强了我的动力,对未知充满了渴望。

    反过来,理论认知又助成了我的艺术实践,使作品的现代的形式美感和艺术性不断地丰富提高。在进行了版画三项技法创新和多种形式风格的拓展,完成了约500件以上的作品之后,1990年代我从容地从版画走向了水墨,从此开始了为期20余年的更为专注而自由的国画实验,愿满足我无限的好奇心,饱尝艺术的百味大餐。我随机地选择题材和技法,不拘人物花鸟山水,创作完全随机。既不为展览获奖,也不为市场行情,避免了一切可能对纯正艺术的扭曲,我行我素。唯有一个主导思想,即以“中西结合,探索形式美共同规律”这一初衷不改,我曾自刻一印,文曰“漫步中西”,常以自励。我有时偏向中,有时偏向西。偏向中时,勾皴染点,笔墨为上。然而重蹈古法,我所不取。我以为弃旧图新乃人之秉性,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笔墨当随时代,泥古即倒退,我求艺术创新和人生进取。而另一方面,我一旦偏向西方时,或结构或象征或表现这三途,都会以现代色彩为宗。西方色彩原理很科学、方法很微妙,具有现代美感,我掌握色彩,常以水墨的单色为憾。但是如果色块凸显,则往往笔墨气韵被夺。笔墨气韵,我也不愿丢弃,不愿丧失色韵两全和民族化现代之美。在多变之秋,我也会另觅他途,或借鉴版画,创造新肌理,或有小成,心生窃喜,或可局部用之,但长久一想,却又有碍于“畅意传情”之道。我本来就不愿扭屈性情做事,何况艺术。就这样十多年下来,我在中西艺术两途中不断地进退、交集、取舍,发现求韵、求色、求意这“三求并用”之难。之后终于在拙著“构成五要素”——“主调,视觉中心,三色法,节律,特色”为法则的国画试验中,调解矛盾,随机取舍,多样统一,各得其所,这“三难”得到了化解。最后,我将笔墨色彩,中体西用,相辅相成,珍重以笔墨和气韵为特色的东方情调,并统一在粗犷而不失精细的自我性情中。

在我编辑此书、进行一次总回顾的时候,我欣慰地发现,我的画种多元、技法多样的版画、国画、书法的创作实践——形式美学的探索与创建之旅,竟然是在不经意中,最后走向了艺、道、人的统一,似乎离物我圆融之境也已经不远了。——这可是哲人说过的令人向往的境界呀。然而,一旦要接近它的时候,那旅人已是韶华远逝,鹤发苍颜!……回首往事,遥望处犹见百结纷呈。——粗犷却游刃于毫端,唯美却钟爱于“残缺”,好奇像个顽童,真诚不敌虚伪,一世孤独却出入于古今中外之门,大学除名却当了大学教授,……这种种矛盾种种悖论对一个弱势个体来说编织了一副多么广阔、多岐、而令人难解的人生图景?也曾有一首自况之作《回望》,不免略带些感伤,诗云:

几纸留痕倾一世,美新真善逆中求,回眸迷雾遮千里,犹见新荷立碧流。……

                                               

 

 再接着篇首说说书法。我的书法也以相同的趣旨伴随在水墨左右。大体是基础训练在前,个性风格探索在后,但也经常穿插,不分先后。读者可见,书中有一大部分,是被称为“金石入行草”书体的,是打算将金石线条的斑驳古劲与今人可识的行草书相接合,形成一种有别于自己先前的秀美风格的新样式,创造一种古朴奇崛、雄浑博大的新视觉。我对金石线的兴趣,起源很早,在我的民族风的线性版画《壁画风格系列》等作品中,我曾使用了“电热笔”,用热蚀制版法创造了篆刻式的阳线,象黄宾虹所言,如锥画沙,如屋漏痕,斑驳古劲,趣不可言,1981-84年在全国大量发表,年均发表19幅(“版画王国”日本的常规是12幅),很受欢迎。后来,我就将它转移到书画用笔中,改变了书画的秀美常规。如连续地看,一条脉络清晰可见:黄永玉木刻的阳刻线——我的丝网版画的热蚀线——新的行草书的金石线。我的风格转变是随性而自然的,我也借此得以深化认识了自己,摆脱文化惰性,反璞归真,最终找到了自我。我在论文中,曾将美的风格依据黄金律的外延划分为:崇高美——对称比5 5,神皇威仪,从者寡欲;优美——黄金比4 6,普世优选,天人同律(中国画家约80%以上居于此格);浪漫美——偏侧比2 8,亦幻亦奇,陈衰新立。在这三项中也包含着对个人艺术走向的风格对位,使我知道我正徘徊在优美和浪漫之间,比例大约是3 7,已脱离了4 6,不自觉间已由传统走到了现代,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一个世纪老人。

线和书法的艺术是民族文化的瑰宝,同时我也受到波洛克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的影响,是由于它也是线性艺术,他启示我用线去表现生命运动的形态和价值。所以我把书法当做一幅画去做整体的构成处理,而不是把汉字单摆平搁。我们都知道“局部服从整体”的原则,每个字每行字都应该被纳入到整体的韵律之中,所以我的单个字就偏离了字正腔圆的常规。我不喜欢那种散点式的构图,因为它只是为了便于正确认读的目的,在艺术上却可能压抑了生命激荡的脉搏,失去了视觉愉悦的节奏,使精神窒息,气韵阻塞。所以我的新书法实际上就是将金文篆刻的艰涩的笔法和抽象绘画的唯美精神相结合的产物,并借此去模仿千变万化、奇崛而恢弘的天地万象的轨迹,去再现生命的抗争、奋斗和永不休止的心灵渴望,去彰显光明美好的现代文化精神与创造之美。

                              

小结

 

总体说来,我的书画的源流,就是对古老传统的继承,对现代艺术的借鉴,对生命本我的归依,以及我对形式美学体系的探索过程中所得到的收获、喜悦和完美自信。在学习基础时,我强调的是形式美学规律,是“主食”是“主课”;在创作时,我主张在传统和现代艺术中与“真善美新”的谐调发展,不排除思想内容或趣旨意涵,贯彻我的主客观统一的美学观。并向未来的传统和现代艺术家从不同个性出发提供多种不同的风格选向,在形式美密码内外,以黄金比为参照,崇高、优美 、浪漫 ,任你自选。同时,对当代或后现代艺术解构现代艺术形式美的观念和实践我也不乏理论的支持,我提供的是它们解构的明确靶子,以使他们瞄准靶心,弹无虚发。只有跨越了上述三种风格底线,才能达到他们“形式丑”的理想目标。

我还要告诉读者的是,我在率性的创作过程中使用美学方法是隐含而自如的,而在最终作品的审视、修改、决定弃取时则是自觉而严苛的。创作和理论本是一体两面,浑一同在,时而也是互现的,如果你不是初学乍练,你应该了解,理性不是艺术的枷锁,它反而是你心灵的良师,随时会向你提出好的建议。我相信,我的书画和形式美学探索的互动性、非功利性和纯粹的艺术性,甚至于在探索中的缺陷和不足,对于渴望学习传统又渴望有所创新和建树的年轻同道,一定是会有些启示和帮助的。

600084 P    2340 P

                                                                                                          赵经寰  201310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71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