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经寰博客 唯美的玩童

版画 水墨 书法 古体诗 形式美学理论原创 ipad版画

 
 
 

日志

 
 
关于我

早年考进中央工艺美院(今清华美院)。后从黄永玉学版画4年。现任教授,中国美协会员,辽宁版画学会副会长,大连美协顾问。参加多次全国美展、版展,获上述奖5次与鲁迅版画奖章,参加国际版展30余次,获日本美国金奖。国外个展6次。中国美术馆大英博物馆等国内外公共收藏290幅。发表论文60篇画册5本及我国第一本形式美学专著《视觉形式美学》。日本出版五种文字单行本《平顶山的中秋》,日本《版画艺术》连载作品4年,韩国《世界现代版画》刊7幅。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务院政府津贴省突贡专家等荣誉,任省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等职。

网易考拉推荐

白羽的艺术选择  

2015-05-06 15:2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羽的艺术选择 ——《白羽画集序》 

            赵经寰

 

2008830日,白羽从圣彼得堡列宾美院归来看我,晚8时,却又匆忙离去。翌日我写了一首五言惜别诗为赠,并公布在博客上。今天翻开来重读,仍然令我百感交集,昔日,他还是个初二的孩子,跟我学过短期的画,转眼十年时光流逝了,却还没有忘记我。我那诗的开头写道:“白羽一米八,老师七十五,十年隔一梦,相见情似初”。来看我时,白羽已经是一个高大的在读博士生了,他拿来了几幅人体素描和油画习作的照片,并向我介绍了列宾美院的教学情况,给我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我对他说,我年轻时的一个伟大梦想,就是到世界艺术圣殿列宾美院去学习,但梦想在现实面前破灭了。你是幸运的一代,要好好珍惜,补上老师的遗憾。

今天白羽又拿来60余幅作品,要我做一些批评指导。我想,在伟大的俄罗斯艺术面前,我永远是一个小学生,不要说列宾、苏里科夫、赛罗夫、弗鲁贝尔、康定斯基这些伟大艺术家,我们难以及其项背,就是现代的杰涅卡、柯林、索科洛夫、梅尔尼科夫的作品,也需要我们仰视才见。俄罗斯艺术的雄健、深沉、悲壮而博大的艺术精神,举世无双,我深怀敬意。所以我说:你的导师索科洛夫是美术科学院的院士,著名画家梅尔尼科夫也对你的作品有过高度评价,你有多幅作品被列宾美院博物馆收藏,我的点评怕是画蛇添足了吧?他说:老师客气了,您的书“形式美学”一直是我珍藏的,也可以给我的研究生作现代艺术的教材使用。我看网上有各种名称的《赵经寰书画构成论》,有些大学研究生的课程也用了您的教材,这在列宾美院是没有的,博士生的课程有很多,甚至有历史、宗教学、社会学、建筑学等等,就是没有“形式美学”。您的现代的形式美学观点,也正是我搞创作时的唯美观点,我缺少的正是您的课。 

 

于是我接过了这个任务,开始揣摩他的课堂习作的完整性和初期创作的探索性,希望得到某些话语的启示。由于列宾美院的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体系的一贯的科学性和严整性,和作为列宾学生的索科洛夫导师的严格敬业精神,白羽在亲历了长达12年的素描教学的完整历程中,积累了严格、系统而丰富的素描教学经验。在中国的美术类留学生中,这可能是一个极为少见的个案,应该作为我国学院办学的宝贵财富。在今天几乎全世界的美院都在忽视或放弃素描训练的情况下,这份文化遗产是否还需要保留?也需要我们深思。我曾在美国看到油画研究生用泥巴做解剖造型的训练,院长解释说,这是我们在继承佛罗伦萨的古代传统,至今印象犹存。

在开头提到的诗里,我也曾谈到白羽的习作:“素描见功夫,明暗入肌骨,严谨转轻松,升华得一悟”。翻阅他的习作,觉得这话现在还可以适用。白羽的严谨,首先表现在解剖关系的处理上,由于解剖教授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看A、B、C、D、E等多数习作都具有解剖严谨这一鲜明的特点。解剖是通过调子体系来表现的。他对明暗调子的把握已经得心应手,在对素描层次的数律化的深刻理解和对操作程序的熟练的把握上,均已达到相当标准。数律化是指素描的数字标准化。明暗交界线始终是最深的色,是明暗程序的总纲,其余的按次序说,背光部的深色和受光部的浅色,都以数字化的等级差别表现为不同的色阶,有秩序地分布在交界线的两侧。契氏体系科学地总结了这一素描规律,白羽已经熟练把握。我的“严谨转轻松”一句,是指其习作中时而流露出的严谨后的轻松,是熟能生巧的升华,如在图 A背光的暗部和右侧手脚与背景的虚化处理上,轻松自然,使整个画面有了虚实对比的美感。其他如图 G和F等也有同感,G图是一幅创作性素描,以基督的衣纹写生为目的,作者对衣纹的曲直、疏密的线条对比和明暗、虚实的层次分析,都强调地突出了韵律感,虽然头、手不是习作主题,有所简化,但全画的整体形式还是完整无损的,突显了圣者的崇高庄严而又优美亲和的特定美感,在数以千万计的圣像衣纹画作中,此画并不输于他人之下。 

    “色沉醇如酒,俄风已諳熟,肌肤洁如玉,微渺意蕴殊”。从《立姿女人像》可以充分看出白羽的色彩修养和水平。该画以蓝色冷调统一,其中背景的大片浅蓝色墙壁、裙子和椅子上的深蓝、上衣的灰绿和椅子上衬布的灰黄绿色和地面灰绿色,构成了主调色的各个有差别的部分,使主调得以有诸多变化;几块暖色如肉色、衬布的暖色花纹、凳子的木色和灯下投影的灰赭色构成了主调的对比色暖色系列;连接与调和上述两大对比色系的是中性色系:墙上衬布、头发、衣领的黑色、裙子暗部、椅子暗部的黑色以及白衬衣等。以上三大色系暖色系、冷色系和中性色系互相连接、分割、穿插,构成了黑格尔的“正、反、合”辩证模式的三部曲,体系严整,极富于音乐感。那娇好的暖色头像被大面积的冷色托出,自然成为了视觉中心。单看那头部,就是一幅简洁的油画肖像,受光处略显出微妙的冷紫色,眶下鼻下则准确地加上冷紫色的对比色——黄赭灰色;头发并非全是黑色,其中暗部偏茶色,亮处偏蓝色,冷暖体系分明。此外我还要特别提到投影处理,画家只用稀薄的透明暖色轻轻涂过一遍,便不再复笔,使阴影里的底纹肌理清晰可见,与受光处厚涂的坚实笔触形成美妙的材质与肌理对比,突显出画家高超而娴熟、运用自如的油画技巧。综观之下,全画构图完整,无懈可击;造型准确,形神兼备;色彩和谐统一醇厚,而变化丰富微妙自然,表现出索科洛夫风格精湛的油画技巧,堪称是白羽博士的代表作。另外《小男孩》的色彩布局则完全相反,以少量的冷色反衬大面积的暖色,中性色极少,通过局部对比创造出强烈的色彩主调,强调了热带非洲的地域特色,是一张风格独具的作品。

 

白羽回国不久,还没有条件从事创作探索,从作品的数量和质量上看,都可以看得出来还不够充实丰满。但却在一开始就流露出强烈的个性化倾向,表现出独立的艺术追求。早先导师们对《青灰瓦》的评价是很高的,那近处房顶青灰瓦的点彩式画法,既不同于印象派,也有异于外光写实,别出心裁。名为《垂钓》的两幅,透露出重要的学术信息。其一,在月色朦胧中,远树横斜,摇摇欲睡,中景的丘地用曲线分割后,涂上灰黄绿与土红色的和谐的灰调对比色,丰富温婉而宁静;其二,用一条横直线将画面等分为二,倒影与实景几乎相等,手段之大胆,庸夫莫为。前者的形式重在“方向的横斜”,后者的形式重在“分割的均等”,两相比较,趣旨有别,亦奇亦美。包括《青灰瓦》在内,都表现出了作者对同一类题材具有多向性探索的志趣、天赋与才能,也可从中窥见出作者的艺术天才、思维灵性、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作者未来艺术发展的基因潜质和广阔的学术前景。这对一个当代年轻艺术家来说,无疑是最可宝贵的心理品质,要倍加珍惜。 

《彼岸》《黑松》和《寂静》等一系列归国后的作品,转向了坚实、深沉和峻峭的另类风格,有如套色木刻,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直接地用了黑色。这些画里不断出现着东正教堂的圆形塔顶、面包云、白桦树、黑松林、俄式木屋、静寂的湖泊、荒凉的原野和孤独的老马,看来,时光实在是抹不去白羽心头那份对青春故国的眷恋之情。我也时而想起年轻时爱唱的民歌《三套车》里那低沉的旋律,和列维坦的油画《通向弗拉基米尔之路》那奔向流放和死亡的崎岖旅程。突然间,在我的脑际闪出了“黑色的俄罗斯”一语,——俄罗斯国徽-黑色双头鹰,国家形象-黑熊,黑教堂,黑土地,黒木屋,黑松林,黑面包,黑色伏特加(实名“黑俄罗斯”),黑寡妇,黑色凯旋门,黑色星期日,黑色白昼,以及伊凡雷帝们那黑色的心……,我先前曾经朝拜过那块黑色的圣土,如今,我似乎更觉得,不用黑色就不足以表达俄罗斯的灵魂。蹊跷的是,我也因此而理解了白羽对黑色的选择,这仍然是一次庸夫不为之举,需要艺术史的智慧和探险家的决断。曾记得上世纪德国画家来访,提出中国和德国绘画的一个共同特质就是大量地使用黑色这一新鲜课题,这个提法十分新鲜准确。又因为德、俄的民族性相通,所以黑色就成为包括文明中国在内的三国所特有,也无怪乎梅尔尼科夫和德国画家都高度赞赏我们的水墨和书法了。由此我认为白羽的选择对未来中国的艺术是大有可为的。我还建议白羽再深入地研究梅尔尼科夫的作品,他对人物造型的超人的艺术概括能力,对抽象形式美的深刻理解和卓越的形式构成技巧,如再融进索科洛夫的经典的大色块构成方法,可能会构成白羽未来艺术的双璧。

我不知道我写的是否尽是些无用的空话,因为人类明天要奔袭的旅程今晚并不能接到上帝的通知,是否会通向弗拉基米尔,还是通向罗马?今天白羽面前一片光明,但多向度的发展空间和变数一定还会有不少,等待着他勇敢地去面对并做出机警地应答。无论如何,对我的亲爱的学生,我是永远地期待并永远地相信,白羽今生一定会以全部的身心来投入,来探索,并完成自己庄严的艺术使命的,从而创造出有价值的人生。要准备好对民族复兴的召唤做出响亮的回答,导师对其祖国的忠诚和奉献一样。感谢白羽还记得我的那首惜别诗,那最后的一段,今天看来也还是含有一些深意的,只是那“伤别处”不知到底又在何时何地了。

匆匆来又去,一夜留不住,但等好消息,到我伤别处。  

                                2014于大连

                   注:赵经寰 大连艺术学院教授,画家,形式美学者,中国美协会员,国五

                              一劳动奖章与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